文汇小说

文汇小说>成魔后和疯批师尊谈恋爱 > 迷雾(第1页)

迷雾(第1页)

漆黑的房屋内,隐隐传来微弱的喘息声,带着无助与绝望:“唔……唔……”

‘“吱丫”一声,门被推开,一道微弱的光芒瞬间撕裂了黑暗,照亮了屋内的一角。

这竟是一间看似平凡的卧房,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走了进来,她头发花白,凌乱不堪,手中捧着一盏微弱的烛火。

烛火自下而上,逐渐照亮了老人那沧桑的面庞,皮肤松弛,沟壑纵横。

她缓缓地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床上的人影在微弱的灯光下显露出惊恐的神情,嘴巴被布巾紧紧捆绑,上面满是鲜血。

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两颗浑浊的眼珠似乎要突出眼眶。汗水与血水交融着,将他的花白头发黏在脸上,爬满血丝的眼球在烛火的映照下滚动,光影在其中由小变大。

张文翠凑近床边,她的面容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扭曲而狰狞。她扒着床沿,凑近那个极力想要躲避的老人,冷冷地问:“你躲什么?”

老人挣扎着发出微弱的声音:“唔!唔唔——”

张文翠侧着耳朵,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唔唔……唔唔唔!”老人的声音更加微弱,但充满了恐惧。

张文翠冷笑一声,“看来是年纪大了,话都说不清了。”她手中突然闪过一道寒光,紧接着是一声闷哼。

老人颤抖着在床上挣扎,他的身体被紧紧束缚,只能被动地承受着痛苦。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还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骚味。

张文翠捂住鼻子,嫌弃地瞥了一眼床上的老人,“扎你一刀就受不了了?果然是年纪大了不中用,都吓得尿出来了。”

她低头看着老人,语气中充满了愤怒和嘲讽,“叫什么叫什么,你在新婚之夜欺负梁清的时候不是很厉害吗?喝了点马尿就不要这张老脸了。我说你怎么转性了,还去收养一个孤女?”

“你看不出来儿子喜欢她吗?你这么做对得起谁!”

她越说越气,手中的匕首再次寒光一闪,又深深地刺入老人的身体。老人流着眼泪,封嘴的白布上鲜血渗出,从下颌倒流,染红了整个床单。

“咚!”

突如其来的声响打破了寂静,张文翠猛地回头,目光在触及到从阴影中走出的人影时瞬间凝固。

她慌乱地扯过被子,试图掩盖床上那血淋淋的人,“儿啊,你……你怎么会在这?”

肖远文脸色苍白,身形瘦削,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他目光空洞,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见:“多久了?”

张文翠心头一紧,原本强撑的笑容瞬间消散,她无力地坐下,低头嗫嚅道:“大婚之夜后……我就开始了。”

“儿啊,为娘没办法,我是真的觉得他恶心,他年轻时候花天酒地,还经常打我,骂我,嫌我年纪比他大,他自己年老了倒是学会装好人,对梁清好的我都妒忌。”

说完她叹息道:“我知道,梁清没有勾引他,我只不过是。。。气不过罢了。”

脚步声响起,张文翠仓皇的抬起头,惊恐的发现,肖远文提着刀走来,迅速扬起,然后用力扎进了肖军心脏。

相比张文翠只是扎手臂手掌,肖远文这一下可是直接下死手。

张文翠吓得喉咙里发不出声音,她眼睁睁的看着肖远文扎了一刀又一刀,鲜血像一朵盛开的血花在肖军身体绽放,肖军双眼直瞪,气息已绝。

而肖远文已经杀红了眼,刀刃刺进身体的声音仿佛令他兴奋,张文翠反应过来,抱住肖远文的腰大哭着想要将他拉开,“儿啊!快别!”

“你未来还有大好的前程,不要背上罪名,快走!”

肖远文停下手,鲜血滴滴答答从他身上滑落,头发凌乱的披在身后,苍白的脸颊溅满血珠。

“我的,未来?”他哑着声音说道,“早就毁了。”

他用力掰开张文翠的手,回头看她,“就在梁清被你们杀死的那一刻。”

张文翠僵硬着身体,张嘴欲言,眼里却只是流下泪水,疲惫苍老的脸庞带着歉意,半晌,她才说道:“儿啊,是为娘对不住你。”

完结热门小说推荐

开局揭皇榜,皇后竟是我亲娘官途,搭上女领导之后!千里宦途升迁之路官道征途:从跟老婆离婚开始权力巅峰:从城建办主任开始官梯险情相亲认错人,闪婚千亿女总裁二嫁好孕,残疾世子宠疯了不乖官路女人香学姐蓄意勾引深入浅出仙帝重生,我有一个紫云葫芦财阀小甜妻:老公,乖乖宠我空白在综艺直播里高潮不断重回2009,从不当舔狗开始透骨欢爱欲之潮NP直上青云深度补习>上流社会共享女友镇龙棺,阎王命上瘾禁忌爱欲之潮假千金身世曝光,玄学大佬杀疯了臣服议事桌上的官途:权力巅峰开局手搓歼10,被女儿开去航展曝光了!关于我哥和我男朋友互换身体这件事村野流香闪婚夜,残疾老公站起来了师娘,你真美迟音官妻太荒吞天诀乡村绝色村姑九天剑主春漾穿成虐文主角后我和霸总he了日复一日真千金霸气归来,五个哥哥磕头认错机娘世界,校花老师要上天了农门医女:我带着全家致富了大明:诏狱讲课,老朱偷听人麻了四合院:带着娄晓娥提前躺平蛟龙出渊,十个师姐又美又飒!被骂赔钱货,看我种田跑商成富婆悟性逆天:模型机悟出龙警3000!脱下她的情趣内衣山雨欲来离婚后,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小夫人奶又甜,大叔彻底失了控我委身病娇反派后,男主黑化了图谋不轨七零甜蜜蜜,糙汉宠翻小辣媳末世:开局疯狂囤物资,美女急哭了千亿总裁宠妻成狂病弱太子妃超凶的医妃她日日想休夫放开她,让我来财阀小娇妻:叔,你要宠坏我了!搬空敌人珍藏后,疯批王爷我罩了!